今天是: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优秀案例
吴某等诉青阳县工伤保险基金管理中心不履行支付工伤保险待遇法定职责纠纷案
浏览次数:7122作者:发布时间:2016-09-27 16:30

 

吴某等诉青阳县工伤保险基金管理中心不履行支付工伤保险待遇法定职责纠纷案

承办律师:安徽戴晋玲律师事务所 戴晋玲

 

    【案情简介】  潘某系青阳县某某山庄厨师,某某山庄为潘某参加了工伤保险,并为潘某缴纳工伤保险费。2014年3月3日下午6时39分许,潘某从某某山庄下班途中,驾驶摩托车发生交通事故死亡。2014年4月14日,经某某山庄申请,池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池人社工伤[2014]40074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潘某受到事故伤害死亡属工伤。潘某近亲属妻子、父母、儿子等随后向青阳县工伤保险基金管理中心要求支付潘某因工死亡工伤保险待遇,2014年10月11日,青阳县工伤保险基金管理中心通知潘某近亲属支付工亡待遇必须提供民事赔偿判决书或调解书等证明材料。潘某近亲属不能提供民事判决书或调解书就不能获得潘某工亡待遇,潘某母亲吴某通过投诉反映情况,青阳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接到青阳县信访事项交办单后答复潘某近亲属,同样根据人社部《关于印发工伤保险经办规程的通知》等规定,要求提供民事判决书或调解书等证明材料才能支付潘某工亡待遇等。潘某近亲属依据《社会保险法》、《工伤保险条例》等坚决要求社保部门支付工亡保险待遇,双方之间产生纠纷。为解决工亡保险待遇支付争议,吴某持续不断向青阳县杨田镇人民政府、青阳县人民政府反映情况。考虑到吴某等提出要求的合理性,从维护社会稳定、社会救助的角度出发,青阳县杨田镇人民政府表示支持吴某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如吴某等通过诉讼方式维护合法权益杨田镇人民政府同意支付律师代理费等费用。2014年10月31日,吴某遂委托安徽戴晋玲律师事务所戴晋玲律师代理,起诉青阳县工伤保险基金管理中心。

    【办案过程】  戴晋玲律师接受委托后,认真细致地分析案情,并到某某山庄调取潘某生前工作过程中薪酬发放等资料、到社保部门调取潘某参保信息资料,走访杨田镇人民政府及相关部门,并与吴某等多次进行沟通交流,确定代理思路。依据《社会保险法》第三十八条“因工伤发生的下列费用,按照国家规定从工伤保险基金中支付:…(八)因工死亡的,其遗属领取的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和因工死亡补助金…”、《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九条“职工因工死亡,其近亲属按照下列规定从工伤保险基金领取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和一次性工亡补助金…”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八条二款“职工因第三人的原因受到伤害,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已经作出工伤认定,职工或者其近亲属未对第三人提起民事诉讼或者尚未获得民事赔偿,起诉要求社会保险经办机构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等规定,承办律师认为青阳县工伤保险基金管理中心应当支付工亡保险待遇,不存在将提供民事判决书或调解书等证明材料作为先决条件。青阳县工伤保险基金管理中心不予支付就是不履行法定职责,侵犯吴某等合法权益。戴律师代理吴某等撰写行政起诉状,以青阳县工伤保险基金管理中心为被告,向青阳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判决确认被告不支付潘某因工死亡工伤保险待遇行为违法;判决被告立即支付原告潘某因工死亡工伤保险待遇。青阳县人民法院立案受理后于2014年11月28日开庭审理。在庭审中,戴律师对被告答辩内容及提供相应证据材料进行全面深入细致质证并提供书面代理意见,取得较好的庭审效果。

    【判决结果】  2014年12月4日,青阳县人民法院判决被告青阳县工伤保险基金管理中心履行支付原告吴某等工伤保险待遇法定义务。最大限度维护吴某等合法权益,吴某等对案件结果及戴律师工作情况非常满意。

    【办案体会】  在办理本案过程中,因被告涉及行政机关,按传统说法就是“民告官”,在当今全面依法治国的大背景下,无论是 “民”还是“官”,都必须遵守宪法法律,维护宪法法律的权威,行政机关更应依法行政,转变观念,转变职能,行政机关履行职责不应完全囿于部门规定、部门利益。我国法律体系较为完善,但各级政府部门规定、决定等众多,浩如烟海,往往与上位法律法规相冲突,某些政府职能部门在履职过程中一味按部门规定办理,固守部门利益,造成行政相对人合法权益不能及时得以实现,导致信访、投诉等时有出现,影响社会稳定。因此,人民法院作为审判机关,是当事人合法权益得以维护的最后一道屏障,通过人民法院对案件依法公平公正处理,在社会上完全起到统一法治、定纷止争、树立正确导向的作用。

    【点评】  当前,我国社会已进入风险社会,安全生产事故时有发生,工伤甚至工亡争议在劳动关系争议中频频出现,大多数情况下劳动者能通过工伤保险获得相应的补偿。但因第三人原因导致的工伤甚或工亡是实行“双重赔(补)偿”还是实行“差额赔(补)偿”,在我国立法和司法解释上存在不明确的地方,在法学理论和司法实务上也存在争论,各地的实践也存在一定的差距。

    在立法上,根据《社会保险法》第四十二条对于工伤保险基金可追偿先行支付工伤医疗费用之规定,不少学者和业内人士解读为“差额赔(补)偿”。《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八条对该问题的规定也存在不明确的地方,即在职工或其近亲属已获得第三人赔偿的情况下,并未明确是否可以继续获得工伤保险待遇。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的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答复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生产建设兵团分院《关于因第三人造成工伤的职工或其亲属在获得民事赔偿后是否还可以获得工伤保险补偿问题的答复》(﹝2006﹞行他字第12号)“因第三人造成工伤的职工或其近亲属,从第三人处获得民事赔偿后,可以按照《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七条的规定,向工伤保险机构申请工伤保险待遇补偿。”之规定,最高院有倾向于“双重赔(补)偿”的裁判规则。这种观点在法学理论和司法实务中并未形成统一认识。目前较普遍的做法只是对因工伤产生的医疗费用实行“差额赔偿”,即造成伤害的第三人已支付的医疗费用在计算工伤赔偿时应予扣除。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判决结果也不尽相同。

    本案中,潘某因工死亡是否获得了第三人(交通事故责任人)的民事赔偿不明。代理人较好地理解了《社会保险法》、《工伤保险条例》、《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等的内容,利用自身的专业知识和诉讼技能,依法通过行政诉讼,要求行政机关履行法定职责,不仅最大限度的维护了当事人利益,同时对依法行政工作、化解社会矛盾纠纷都有积极的现实意义,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如何处理好因第三人侵权造成的民事损害赔偿和工伤保险待遇之间的问题,本案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范本,对处理同类案件有很强的借鉴意义。

    点评人:黄中梓(市律协副会长、安徽天贵律师事务所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