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优秀案例
施某要求返还财产案
浏览次数:822作者:发布时间:2016-09-27 16:18

 

施某要求返还财产案

承办律师:安徽安池律师事务所 唐义旺

 

    【案情介绍】  施某(女)与曹某系夫妻关系。施某在池州市设立了一投资公司,曹某因工作原因经常前往公司打点事务,程某系该公司招聘的员工,因工作关系,曹某与程某于2004年3月份认识后发展为情人关系并有婚外同居行为。2014年4月-6月间,曹某分6次共汇款给程某45.5万元,另程某利用曹某信用卡消费1.45万元。 后施某知晓该情形后,遂要求曹某将该款项追回,曹某经与程某多次协商,程某不同意归还上述款项。

    2014年8月,施某将曹某和程某作为被告诉至一审法院,请求判令:依法确认被告曹某擅自处分共有财产的行为和将财产赠与给程某的行为无效;判令被告程某向原告返还人民币47万元;由被告程某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办案过程】  律师接受委托后,认真听取了委托人就本案事实等方面的介绍,并根据委托人介绍的情况向委托人作了认真的分析,同时根据案件诉讼的需要指导其收集相关证据材料,后委托人根据代理律师提供的意见将收集的证据材料交由代理律师整理并诉至法院,一审庭审期间,代理人就诉称事实及诉讼请求向法庭提供证据并从事实和法律规定等角度对案件予以论证,认为:1、曹某赠与程某的款项均系曹某与施某的夫妻共同财产,曹某未征得施某的同意将上述财产赠与程某,侵犯了施某的财产权。2、曹某基于与程某之间存在的不正当婚外同居关系将诉争钱款赠与程某,该行为违反了公序良俗的法律原则,依法无效。3、程某取得诉争钱款并非善意、有偿取得,而曹某非因日常生活需要、在未与其妻施某协商一致的情形下,擅自将诉争钱款赠与程某,应认定无效。4、从良好的社会导向考虑,亦应当认定曹某在未与施某协商一致情形下、非因日常生活需要、对基于不正当婚外同居关系向程某无偿赠与的擅自处分行为无效。故诉求有事实依据并符合法律规定,依法应当予以支持!

    本案是典型的有配偶者与他人婚外同居发生的赠与纠纷,处理时应从法律、情理与当事人之间利益平衡方面综合考虑。

    其一,现行婚姻法第三条规定:“禁止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曹某在已有配偶的情况下与程某婚外同居,其行为违反了婚姻法的禁止性规定,其与程某的同居关系属于违法关系。

    其二,夫妻共同财产是基于法律的规定,因夫妻关系的存在而产生的。在夫妻双方未选择其他财产制的情形下,夫妻对共同财产形成共同共有,而非按份共有。根据共同共有的一般原理,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共同财产应作为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夫妻对全部共同财产不分份额地共同享有所有权,夫妻双方无法对共同财产划分个人份额,在没有重大理由时也无权于共有期间请求分割共同财产。夫妻对共同财产享有平等的处理权,并不意味着夫妻各自对共同财产享有一半的处分权。只有在共同共有关系终止时,才可对共同财产进行分割,确定各自份额。因此夫妻一方擅自将共同财产赠与他人的行为应为全部无效,而非部分无效。

    虽然我国婚姻法缺乏上述有针对性的明确规定,但婚姻法司法解释(一)第17条规定:婚姻法第十七条关于“夫或妻对夫妻共同所有的财产,有平等的处理权”的规定,应当理解为:(一)夫或妻在处理夫妻共同财产上的权利是平等的,因日常生活需要而处理夫妻共同财产的,任何一方均有权决定。(二)夫或妻非因日常生活需要对夫妻共同财产作重要处理决定,夫妻双方应当平等协商,取得一致意见。他人有理由相信其为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另一方不得以不同意或不知道为由对抗善意第三人。本案中曹某赠与程某大额财产,显然不是因日常生活需要而处理夫妻共同财产的行为,其未经妻子施某同意赠与程某钱款,侵犯了施某的财产权益,该赠与行为应认定为无效;程某明知曹某有配偶而与其婚外同居并接受大额财产的赠与,显然也不能视为善意第三人。

    其三,超出日常生活需要对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处分,双方应当协商一致,曹某单独将大额夫妻共同财产赠与他人,也是一种无权处分行为。在施某事先不知情、事后未追认的情况下,根据合同法第五十一条的规定精神,除非权利人追认或处分人事后取得处分权,否则该处分行为无效;物权法第一百零六条也规定:“无处分权人将不动产或者动产转让给受让人的,所有权人有权追回。”当财产被他人无合法依据占有时,所有权人有权根据物权的追及效力要求非法占有人返还财产,夫妻中的受害方可以行使物上请求权,以配偶和婚外同居者为共同被告,请求法院判令其返还财产。

    【判决结果】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告施某与被告曹某系合法夫妻关系,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对夫妻共同财产享有平等的处理权,非因日常生活需要对夫妻共同财产做重要处理决定,夫妻双方应当平等协商,取得一致意见。被告曹某多次汇款给被告程某,并未同原告协商,部分小额汇款可视为两被告交往时的开支,但大额汇款明显超出双方交往开支范围,被告曹某擅自作出决定,应认定无效,被告程某取得该部分财产,不受法律保护,应当返还。据此判决:一、被告程某于判决生效起十日内返还原告施某人民币40万元。二、驳回原告施某其他诉讼请求。本案判决后,双方均未上诉,且法院依法支持了原告施某的诉求,充分彰显了法律的公平、正义。通过此案的审理,不但使被告从中受到了道德批判,同时也从法律的角度进行了一次深刻的法制教育。

    【心得体会】  通过代理本案,深感作为社会主义的法律工作者,律师在接受委托和处理案件过程中,要深入细致的了解案情,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既要从法律的层面对案件作出评析,同时也要结合作为隐性的法律即道德层面进行评价,从良好的社会导向考虑,当事人之间的行为、关系等是否有悖社会的公序良俗。

    【点评】  道德是隐性的法律,法律是显性的道德。当今社会飞速发展,社会主义道德的约束会不会弱化呢,法律给出了正面的回答。本案案情在当今社会似有常见,但承办律师提出的我国《婚姻法》的夫妻共同财产处理的法定原则;我国《民法通则》中的民事行为应当遵循公序良俗等原则应当在本案中适用的代理观点被法院裁判采纳。承办律师有效的代理工作,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同时该案的判决也体现法律对当今社会道德观点的导向作用。

    点评人:刘鹰(市律协副会长、安徽始信律师事务所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