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优秀案例
稀里糊涂地杀害“儿子”,文盲兼法盲农民该何去何从?
浏览次数:968作者:发布时间:2016-09-27 16:12

 

稀里糊涂地杀害“儿子”,文盲兼法盲农民该何去何从?

承办律师:安徽安贵律师事务所 余志勇

 

    【案情介绍】  池州市青阳县农民被告人章某(中年男子)自幼家境贫寒,一直单身且现存的其他三位成年兄弟也均为单身。2009年,章某到云南通过他人介绍认识了被害人孟某的母亲冯某,并将冯某带回安徽家中生活,二人前后共同生活近两年时间。期间,冯某的大女儿以及孟某在结婚时向章某分别借款1万元、2万元,都没有归还。2013年11月份,因孟某的妻子早产,婴儿住院需要钱,冯某便电话联系章某向其借钱1万元。章某同意借钱后,孟某于同年11月17日从云南乘车到安徽章某家中拿钱,章某还亲自提前去黄山火车站接了孟某。11月19日,章某从青阳县工商银行取回4000元钱。当晚,章某和孟某在章某的弟弟家喝酒结束后回到章某的卧室,二人脱下外衣后躺在床上看碟片,期间章某出门上厕所,半小时后回到房间,二人看碟片结束后睡觉。次日凌晨,章某和孟某二人却为借钱的事情发生扭打,孟某用腿将章某扫倒在地。章某倒地后,从卧室大衣橱抽屉里摸出一把施工铁锤,爬起来用该铁锤砸向孟某的头部位置,将孟某当场砸倒在地;接着连续二次用该铁锤砸孟某的头部位置。作案后,章某先后移动尸体、挖坑埋尸、擦拭房间内部分血迹并逃离现场,在逃离时将作案工具、相关物品丢弃。章某直接逃至孟某家,于同年11月27日将冯某骗至青阳县城,准备将其杀害后自杀。后因冯某的小女儿、小女婿当日也赶至青阳,章某怕事情败露,遂从青阳县汽车站乘车逃跑,后于12月1日被云南警方抓获归案。经司法鉴定,孟某系被他人用钝器多次打击头面部致重度颅脑损伤死亡。池州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章某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提起公诉;孟某的家人也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要求赔偿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及交通费、住宿费、误工费等各项经济损失合计人民币362564.5元。

    【案件办理过程】  收到池州市法律援助中心根据池州市人民法院的指定而下发的指派提供法律援助的通知后,承办人立即先后与受援人办理了委托辩护、代理手续,初步直接了解了案情;向受案法院递交了辩护、代理手续,领取了起诉书和附带民事起诉状,查阅、复制了全案相关材料,认真研究案情;再次与受援人核实案情,听取其对案情的陈述和辩解,征询其对精神疾病司法鉴定和附带民事赔偿的意见;按照受援人的意见,与受援人指定的家属联系沟通。

    本案由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百案庭审观摩”督导组等亲临庭审现场参与观摩。在刑事部分的庭审环节,对公诉方的证据发表质证意见时,依照法律和司法解释的规定,有理有据的依法指出了证据上存在的问题,集中表现在:1、被告人的前后供述严重存在有自相矛盾且与被害人的母亲冯某的陈述不一致,而被害人的母亲的陈述甚至还有利于被告人;2、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六十七条之规定,行使勘验、检查、搜查、扣押等刑事诉讼职权的公安、司法机关的工作人员或者其聘用的人员不得担任刑事诉讼活动的见证人;3、池公司鉴物字[2013]357号法医物证鉴定书中的“一、绪论(四)案情摘要”部分“经辨认为孟小石”的文字表述不够审慎、严谨,存在诱导鉴定意见之嫌!同时,就被告人与被害人的家庭渊源、二人在案发前的友好交往、被告人系酗酒后实施的作案、案发时的临时起意、被告人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于案发后对被害人家属的赔偿、被告人归案后即在第一时间作出如实供述予以了高度阐明,对被告人庭审期间持续处于高度亢奋状态提请了法庭予以高度重视,并且当庭申请法庭在庭后组织对其进行精神病鉴定,以确认被告人在案发时对自己行为的辨认和控制能力。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七条之规定:审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人民法院应当结合被告人赔偿被害人物质损失的情况认定其悔罪表现,并在量刑时予以考虑。在附带民事部分的庭审环节,首先,对被害人家属深表同情和慰问,同时,依法指出:1、只有死亡被害人的近亲属(包括父母、合法配偶和孩子)才符合主体资格;而被害人妻子刀某因为不足法定结婚年龄,未能提供与被害人的结婚证,所提供的与被害人非婚子的出生医学证明又不能证明刀某系被害人的合法妻子,故刀小艳不具备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诉讼主体资格,她只能作为其子的法定代理人参加诉讼。2、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九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三十八条第二款、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二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若干问题通知》之规定,附带民事诉讼赔偿范围不包括精神损失赔偿和死亡赔偿金(包括被抚养人生活费),被抚养人生活费更不能单独作为索赔项目;故精神损失赔偿和死亡赔偿金(包括被抚养人生活费)的索赔没有法律依据。3、由残疾人联合会制发给被害人父亲的残疾证依法不能证明其丧失劳动能力的程度,因为不是司法鉴定机构作出的司法鉴定意见。4、交通费和住宿费须提供有效票据。同时,依照本地司法实践,被害人家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原则上人数不得超过三人,期限不超过七天;对于不能举证证明收入状况的,参照统计部门公布的上一年度相同职业在岗职工平均工资计算。并且就已经赔偿的条据作为证据用于证明已经赔偿的情况以及协助被告人及其家属向法庭清晰地表达了继续赔偿的意愿。案发后,被告人赔偿了被害人家属1万元,并表示愿意将借给冯某家属的3万元抵着赔偿款,在法院审理期间被告人家属代为赔偿3万元。当庭发表了条理清晰、法律依据充分的辩护及代理意见,并且在庭后即递交了书面意见。

    【判决结果】  经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认为: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辩护人提出的被告人具有坦白情节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刀某因在法律上与被害人不具备婚姻关系,属不适格的原告;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提出的死亡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诉讼请求没有法律依据。故,决定做出了如下判决:一、被告人章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二、对被告人章某限制减刑;三、作案工具铁锤一把、铁锹一把予以没收;四、被告人某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孟某、冯某、孟某(被害人之子)各项经济损失40000元。

     宣判后,受援助的被告人自觉服从法院判决,不上诉;并且表示感激人民法院的依法审判和法律援助!被告人家属也对承办人一再表示感激!

    【办案心得体会】  命案的发生是令人遗憾和心情非常沉重的!尤其是作案手段残忍的恶性命案!承办涉嫌故意杀人罪的刑事辩护,对每一位执业律师而言,都是无形的挑战和莫名的压力!是否必然地以性命相抵呢?!并不尽然!关键就得细心、敏锐地寻找和利用案件中存在的瑕疵、有利于被告人的情节和因素、有利于被告人的法律规定和司法导向!唯有如此,才可实现量刑上乃至定罪上的突破!辩护人作为法律援助刑事辩护推荐律师介入该案后,较好地抓住了上述契机,尤其是发现出有据可循的程序上的明显瑕疵。本案由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百案庭审观摩”督导组等亲临庭审现场参与观摩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的准确理解实施以及有技巧地附带民事赔偿,从而使被告人得以“刀下留人”,被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点评】  作为一个有社会良知和理性的人,任何人都不愿看到恶性刑事案件尤其是杀人案件的发生。本案中,辩护人在以下三个方面体现了一个执业律师的水准:

    第一,较好的处理了情理和法理的关系。执业律师承办涉嫌故意杀人罪的刑事辩护往往要面临情理和法理的双重冲击,承担着无形的压力。任何律师在情理上都无法容忍杀人嫌犯的残忍行为,但作为辩护人,尽力为嫌疑人和被告人辩护,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寻找一切有利于当事人的证据,尽可能减轻刑罚,又是法律赋予律师的神圣职责。

    第二,采用了较合适的刑事辩护策略。一般来说,刑事辩护可以选择的基本辩护方法包括案件事实辩护、证据辩护、程序辩护和法律适用辩护。在案件基本事实清楚的情况下,本案的辩护律师合理地选取了罪轻的辩护方向,在事实辩护上,指出被告人系初犯,具有坦白情节,被合议庭采纳;并提出被告在被害人生前待其不薄,案发时也是受被害人刺激临时起意。在证据辩护上,较敏锐的发现了指控犯罪证据中的几个瑕疵。

    第三,较好的理解并运用了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见》(法发〔2010〕9号)第14点“或者罪行虽然严重,但具有法定、酌定从宽处罚情节,……,可以依法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杀人案件无疑是恶性案件,被告人无疑罪行严重,但并非所有的杀人嫌犯都应该被处以极刑。辩护人结合本案发生的具体情节,为被告人做罪轻辩护,较好的理解并运用了意见精神。

    总之,本案辩护律师较好地履行了法律赋予的职责,通过自身耐心、细致的工作,运用诉讼技能,最大限度的维护了当事人的利益,不失为一次成功的刑事辩护,切实维护了被告人的合法权益。

    点评人:黄中梓(市律协副会长、安徽天贵律师事务所主任)